第22章迟来的报复

第二天中午吃过饭,赵凡来到工作单位,正准备开始工作的时候,二科科长来通知说孙主任让过去开会。

会议室里孙主任洋洋洒洒说了好一阵,快要散会的时候才漫不经心的敲着桌子道:“最近采石场那件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,你们都应该知道了吧,这样,小赵你下去调研一个月,一定要安抚好人民群众,别让事态更加扩大。”

听了孙启文的话,赵凡不禁一愣,距离上次事情已经过去一个多星期了,他本以为过去了,没想到孙启文的报复还是来了,只是比预料之中晚了几天而已。

普镇采石场那件事情现在市里谁不知道啊,爆破失误死了两个人,听说采石场老板给的赔偿太少,两个死者家人愣是不下葬,现在尸体都快发臭了,这不告到了市委信访办,最后信访办派下去两人调解,中间过程没人知道,最后两人只能灰溜溜的回来。

现在,两个死者家属就在信访办大门口闹腾呢。

“赵兄,你怎么得罪孙主任了?”回到办公室,二科科长梁博也跟了过来,低声道:“普镇采石场那可是个烫手山芋啊,而且这一去就是一个月,好家伙,知道的是去调研,不知道的还以为发配边疆呢。”

发配边疆,也可以这么说了,安抚群众最多也就一两天的事情,一去就是个把月,看来这孙主任还真的是不待见赵凡啊。

赵凡也是苦笑着给梁博倒了杯茶,无奈道:“也没什么,前段时间在省都吵了两句,没想到他还记着。”

看来这孙主任度量还真是小啊,估计是查清楚自己没啥背景了,也不用给自己好脸色了。

二科科长梁博喝了口茶,这才低声道:“船到桥头自然直,没事儿,有意见可以向上面反应嘛,这不还有个秘书长呢,又不是他孙启文一手遮天。”

说完后梁博背着手走出办公室,赵凡这才反应过来,按理说二科科长梁博跟自己关系也不怎么样,这一次怎么会为自己抱不平呢,原来猫腻在秘书长这里啊,不过这一次他恐怕是站错队了,上次省都的事情,他将功劳全部让了出来,否则孙启文可能还会有些忌惮。

想归想,赵凡也觉得没什么,发配就发配,反正在这里孙启文也会三天两头找他麻烦,出去了反而落得个清静。

而且,现在得罪了余小艾,他也需要好好想想今后该如何面对,要是三人的关系处理不好,就很可能会出现他不愿意看到的局面,总而言之,现在还是尽量避开余小艾为好。

想好以后,赵凡将手头的工作交接了一下,回到单位宿舍简单收拾了行李,又给余小艾发了条信息,诚恳的道:“对不起嫂子,我只是想想,我错了,我今天准备出差,可能要一个月才回来,有事给我打电话。”

既然自己自控能力差,那就尽量保持距离吧。

直到坐上去普镇采石场的车,余小艾的信息才姗姗来迟:“想想也不行,我一定要告诉白毅。”

看到余小艾的信息,赵凡反而松了口气,以余小艾的性格,真要告诉白毅的话就不可能等到现在了,这说明她还在气头上,就是想吓吓自己。

坐了两三个小时的车子,终于来到普镇,采石场则是在普镇边缘的大西山脚,车子在采石场大门口停下后,赵凡环顾四周,难怪没人愿意下来调研,这深山老林的,路不好走不说,到处都是牛羊大便,环境相当恶劣。

而昔日热火朝天的采石场,也因为闹出人命工人罢工停了下来,看上去冷冷清清,门口的保安亭拴着一只毛光油亮的黑土狗,看见赵凡也不出声,就紧紧的盯着他。

里面的保安亭则是坐着一个抽烟斗的大爷,不时的扭头看看山上的牛羊。

赵凡连忙止住脚步,俗话说会叫的狗不咬人,反过来也一样,真正会咬人的狗一般不叫,等你发觉的时候身上已经被咬了两个血窟窿了。

“黑子,趴着别动。”大爷摸了摸那条黑狗的头颅,才扭头不耐烦的看着赵凡道:“你找谁?”

赵凡连忙笑呵呵的递上一根烟,一边防备着脚下那条黑狗,一边道:“老爷子,我是市委过来调研的,就是想找采石场老板和当地领导了解一下事情经过,顺便看看采石场施工是否达标。”

老爷子吸了口烟斗,上下打量了赵凡一眼,随后才打开门领着他朝里面的小偏房走去,一路上嘿嘿笑着说前面也来了两个调研的,但了解情况后知道这里边水深,没办法只能回去了,还说这事情谁来了也没用。

赵凡心里一动,老爷子说的自然是前段时间信访办下来调研那两个人,至于这里边水深,赵凡还真不知道,难道说这采石场还有啥猫腻?

将自己的行李丢在一张简单的床上,赵凡又问了老爷子前段时间两个死者的情况,听到赵凡这么问,老爷子脸上浮现出一丝顾忌,随后摇着头道:“年轻人,大爷老了,也该安享晚年了,有啥疑问你自己明天可以去采石场看看。”

赵凡眉头一皱,他当然知道老爷子在顾忌什么,有句话叫祸从口出,老人家是不想给自己甚至自己的家人找麻烦啊,看来,这采石场老板有些来头。

看着天色快黑了,老爷子下了两把面条,分做三碗,这就算是两人一狗的晚饭了,赵凡时不时的将碗里为数不多的牛肉片夹给趴在脚下的土狗黑子,老爷子虽然没有说话,但脸上却露出笑容。

第二天早上刚天亮,赵凡就带上一壶水,准备去看看采石场当天的事发现场。

“带上黑子吧。”老爷子指了指脚下亲昵的蹭着他脚的土狗,笑眯眯的道:“采石场太大了,也有不少毒蛇,只要黑子在,那些东西就不敢靠近。”

经过昨晚牛肉片的贿赂,黑子现在也会时不时的对着赵凡摇尾巴,这土狗一身漆黑,有点儿像狼,皮毛油量,虽说没有狼犬那么大,但偶尔会流露出一股子彪悍。

似乎是听懂了老爷子的话,黑子慢吞吞的走到赵凡身边,随后趴在地上。

喜欢重生之九州富豪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九州富豪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