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章疑点重重

直到白毅离开许久,赵凡才叹了口气,走到卫生间门口轻轻敲了几下,并诚恳的道:“嫂子,现在可以出来了,咱们好好聊聊。”

他有必要安慰一下余小艾,这种打击,绝非常人能够承受的。

然而,里面却响起余小艾无助的哭泣声,赵凡一下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办,只能在外面闷着头抽烟,又过了半个小时,余小艾才红着眼圈穿好衣服走出来。

赵凡连忙走上去刚想开口安慰,余小艾猛然抬头冷冰冰的道:“离我远点,你们这些男人没一个好东西。”

看着那摇摇欲坠,俏脸苍白的样子,赵凡一阵揪心。

“那并非我的本意,我以为……”赵凡叹了口气,连忙解释。

可一句话还没有说完,余小艾泪珠子已经如同断了线的风筝滑落,咬着嘴唇有些麻木的道:“你说得对,是我的错,跟你没关系,谁让我进错了房间,谁让我喝醉了。”

“不是的,你没错。”赵凡连忙上前一步抓住余小艾的双手,轻声道:“是我的错,我喜欢你,做梦都想要你,这一切都是我的错。”

然而,余小艾用力挣脱里赵凡的双手,失魂落魄的打开门跑了出去。

赵凡怕她想不开,连忙跟了上去,才出门就迎面撞上一个比较瘦弱的男子,可能是赵凡比较心急,男子被瞬间撞倒在地,戴着的鸭舌帽也掉在地上。

赵凡连忙说了声对不起,男子也不说话,连忙捡起鸭舌帽匆匆离开,虽说有些疑惑,但赵凡也没有想太多,连忙跟在余小艾身后追去。

两辆出租车一前一后朝余小艾他们租房的方向驶去,到小区的时候赵凡追了上去,但门已经被余小艾从里面反锁,怎么喊也喊不开。

就在这时,赵凡接到了冯秘书长的电话,让他立刻去市政府大楼一趟。

赵凡咬了咬牙,接着拨了一个电话给余小艾,但很快被对方挂断,赵凡这才松了口气,至少证明余小艾暂时没有想不开,这才打的朝市政府大楼方向驶去。

下午吃过饭后,赵凡坐上了去普镇的大巴车,颠簸的路途上,赵凡看着手里的照片,那是冯秘书长交给他的,一个二十多岁,看上去吊儿郎当的青年。

照片上这个人叫王伟,烂赌鬼一个,是宋副市长的公子,此次赵凡前往普镇,正是调查这个人的线索。

再次来到普镇采石场,和上一次不同,现在的采石场噪音特别大,碎石机,还有进进出出的车辆,以及热火朝天带着安全帽的工人。

远远的,一条黑影极速而来,几个呼吸便到了赵凡面前,随后摇着尾巴亲昵的在赵凡身上嗅来嗅去。

看着大门口出精神奕奕走来的老人,赵凡笑呵呵的递上一根烟道:“老爷子,我又来了,顺便给你和黑子带来点下酒菜。”

一边说着,一边将打包好的烤鸭在黑子面前晃了晃了。

“上次给的五百块还没用完呢。”老爷子乐呵呵的带着赵凡一边往里边走,一边道:“你小子不错,比我亲孙子还像孙子,那瘪犊子还一分钱没给过我,三天两头问我要钱。”

赵凡差点一口老血没压住吐出来,这是夸自己还是损自己?

“老爷子,明说吧。”先倒满两杯酒,赵凡看了一眼外面,很多工人都在卖力的干着活,然后才开口道:“这一次我过来是带着尚方宝剑的,就是为了调查钱富贵的事情。”

“如果老爷子怕牵连,咱就明说,当我这一次是来看望您。”

老爷子很有深意的看了赵凡一眼,也不说话,一边摸着黑子的脑袋,一边举起酒杯一饮而尽,自从上一次知道赵凡是市委副科级的人物,老爷子心里就有一团火,说不定某一天,这小子还会回来,到那时候,他会帮普镇除去一个欺男霸女的人渣。

这一天,总算来了。

“你等等。”老爷子喝完一杯酒然后起身,很快从外面带进来两三个看上去朴实平凡的工人。

赵凡虽说不明白老爷子是啥意思,但对于三个男人的敬酒来者不拒,半个小时后,几人接着酒劲把钱富贵一家在普镇的所作所为一件件讲了出来,听得赵凡直皱眉头。

眼看差不多了,赵凡连忙拿出王伟的照片,笑着道:“你们有没有见过这个人?”

老爷子看了半天,才摇头道:“不认识,从没见过。”

赵凡微微皱眉,其他三人也说没有见过,这让他有一种无力感,冯秘书长曾说过,王伟曾出现在普镇,难道跑了?

随后,赵凡又问了两位死者家属的情况,并且将自己的疑虑说出来,为何一家人葬下了,另一家却迟迟不下葬,难道是钱富贵贪了政府给的赔偿?

这一问,大家就七嘴八舌的讲开了。

“屁,镇府赔多少我们不知道,但钱富贵就每家给十万,这点钱买一条命谁愿意?老吴家那个人又没死,早就跑了,只要抬个空棺材去埋了就能有十万,当然乐意,大不了风头过了改个名字而已。”

“是啊,十万太少了,人家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,外出打工几年就能挣十万了。”

“不对啊,那天爆破失误我在现场,明明是死了两个人啊。”

“不对,有一个应该是晕了,肯定就是老吴家那个瘪犊子,这件事情可别瞎说,要是让钱富贵知道自己被骗了十万,可有你好受的。”

“我听说这件事情影响太大,钱富贵又给了老李家五万块钱,还威胁恐吓了,这不,昨天晚上老李家急匆匆把人下葬了。”

此刻,赵凡浑身一震,表面上却不动神色的笑着道:“说不准是真的晕了一个,爆破失误也未必会死人吧?”

“哪能呢!”那汉子不服气了,指着自己的眼睛掷地有声的道:“我看得真真切切,两个人被塌方的碎石埋了,当时我就觉得出大事儿了。”

“最后,钱富贵来道碎石场疏散了所有员工,过了一个多小时才被钱富贵的儿子开挖机给抛出来。”

赵凡眼睛一眯,被埋了一个多小时,还能活着一个?

也就是说真的死了两个人,那么老吴家已经逃走的儿子是怎么回事?

难道说……!

此刻,一个大胆的想法浮现在赵凡的脑海当中,如果真的是这样,那这件事情就没那么简单了。

喜欢重生之九州富豪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九州富豪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