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章囡囡

这一手苦情牌,赵凡得承认,确实达到了效果,至少他心软了。

“起来吧。”赵凡伸手将两人拉起来,然后坐在床沿边上摸了摸小女孩的手,道:“我有说过要抓你们吗?”

“可……可是。”那个女大学生有些拘束的看着赵凡道:“你那个刑警朋友说他做不了主,具体怎么解决还得看你,你看这样好不好,我不上大学了,我打工挣钱赔偿您的精神损失费?”

赵凡打量了一眼这个女大学生,声音和自己通电话的那个一般无二,想来就是上次黑了白毅五千块钱的主谋了,但是看了看躺在病床上的小女孩,赵凡大概是猜到一些缘由了。

“说说吧,到底怎么回事?”赵凡皱眉的看了看戴着氧气罩的小女孩,五六岁的年纪,不应该是享受童年的时光吗?

男子看赵凡也没有生气,态度也不是很强硬,连忙用手推了推那个女大学生道:“欢欢,你来说,你上过大学,说得比我们清楚。”

女大学生想了想,组织了一下语言,才缓缓道来。

原来躺在病床上的小女孩患了尿毒症,以前家里人也不知道,前段时间突然晕倒昏迷不醒,送来医院才检查出来,不过还好是早期,只需要三十万左右的手术费便能完全根除。

话是这么说,可三十万,对家底殷实的人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,而对平凡百姓家里却是一笔天文数字,小女孩的爸爸在工地上班,妈妈在电子厂上班,还要供一个人读大学,这些年来也只有十万块的存款,根本就凑不够如此高昂的手术费。

三天前,小女孩住进医院,好不容易说动了院长先交十万,可光是这三天的生活费就去掉一万多,如果再不拿出剩下的二十万,那么医院就会通知退钱并且让他们转院。

为了那二十万的手术费,女大学生付清欢就想到了卖-身,自己是女大学生,身子又干净,如果遇上好心人的话,或许能卖个好价钱,可就算是天天出去卖,也无法在短时间内凑够二十万啊。

最后被逼得没办法了,付清欢跟自己哥哥和嫂嫂说只能敲诈了,因为现在的很多官员都特别害怕这个,只要拿到二十万,就算后半辈子自己坐牢也值了,最主要的还是把囡囡的手术费凑够。

本来当时哥哥和嫂子不同意,三人还发生了争执,可看到病床上日渐消瘦的小女孩,三人都沉默了,最后,他们只能选择了这条路。

男子花了些钱买了针孔摄像头,又神不知鬼不觉的摸到了赵凡和女大学生预定的房间,装好摄像头后离开。

谁知道当天晚上余小艾进错了房间,赵凡以为是女大学生,于是两人就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,这样一来女大学生也没有失-身,还拿到了他们想要的东西,一举两得。

赵凡点了点头,虽然有些出入,但和他猜想的差不多,这一切的一切,都是因为床上躺着的这个小女孩,而且女孩当初决定敲诈自己的时候,已经做好了下半辈子在牢狱之中度过的觉悟。

她这是拿自己的后半生,来挽回自己小侄女的命啊!

“叔叔,叔叔你还记得我吗?”这时候躺在病床上的小女孩醒了,豆大的泪珠子顿时滑过长长的睫毛,怯生生的哭着道:“是囡囡的错,囡囡不该生病,你要抓就抓囡囡吧,反正囡囡也活不了几天了,别抓我爸爸妈妈和小姨,囡囡知道他们都是好人。”

看着那瘦得只剩皮包骨的小女孩,赵凡鼻子一酸,几乎掉下泪来。

从这一刻,赵凡不打算再追究,他们的出发点是好的,为了挽救一条年幼的生命,但他们却用错了方法,轻轻捏了捏小女孩的小手,如果真的有必要,看来自己放在理财的钱也该动一动了。

他知道,自己还年轻,有的是机会挣钱,但错过了最佳手术时间段,这小女孩就会永远的凋零在病床之上,二十万买一条命,值,太他妈值了!

这时候门被推开,陆远提着水果走进来,然后摸了摸小女孩的脑袋道:“囡囡,陆叔叔来看你了,这都是你最爱吃的水果。”

谁知道小女孩连忙紧紧抓着陆远的手哭着道:“陆叔叔,我什么都不要,求求你不要抓我爸爸妈妈和小姨,他们都是世界上最好的好人,你抓囡囡吧,囡囡不跑,求求你了。”

妈的,赵凡忍不住转过身,泪珠子终于忍不住瞬间掉落,这种剧情,不是只有在电视上才能看到吗,可现在它却真真实实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,几天时间而已,这个小女孩就瘦弱了这么多,再拖下去,谁知道会不会错过最佳的手术时间?

他想起最近看过的一部电影《我不是药神》,里面说过几句话“他们得的不是什么病,而是穷病。他只有二十岁,他只想活命他有错吗?为了救人一命犯法有什么不对?”当时赵凡被这几句话瞬间戳中泪点,一边掉着眼泪一边骂着“狗-日的导演,又他妈赚老子眼泪,太他妈-逼-真了。”

“赵老弟,你看……”陆远没有了往日的雷厉风行和一脸的威严,而是声音有些沙哑的道:“你看,怎么处理?”

说完后紧紧的盯着赵凡,要知道,偷拍他人隐私,这已经构成了犯罪,而且还有敲诈,一旦赵凡说要立案,那么这一家子就算是完了。

赵凡拍了拍陆远的肩膀,认真道:“陆兄,你别忘了,我找你是以朋友身份,并没有报警,至于那件事情,就算了吧,可怜天下父母心,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我能理解。”

“现在的问题,是怎么帮助囡囡度过难关。”

陆远这才松了口气,然后挠了挠头道:“既然你这么说了,那我可就什么都不知道了,现在局子里面还有一大堆事情等着我,我得先走了。”

赵凡点了点头,这三天时间陆远都在忙着帮他跑这件案子了,肯定积累了很多工作。

而且经过这一次的事情,赵凡越发对陆远刮目相看了,身为刑警,法与律的安慰者,他并不像很多同行那样古板,坚持条条框框,而是跳脱出来,用人性的眼光来处理事情,看来,那些说他倔,固执的人,并不了解他。

喜欢重生之九州富豪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九州富豪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