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5章当年的悲剧

突然,朱大同脸色阴沉了下来,看着陈福国和杨松两人道:“深藏不露啊,崔云军这老小子,连我都看走眼了,没想到他这么狠,你们两以后也小心一点,别被这老家伙给咬了。”

回来后听说了催副书记在县里的发言,那可是真的把朱大同吓了一跳。

他没有想到平日里大家都不放在心上的一个老好人,逮到机会,居然会变得这么歹毒,完全是想置他于死地啊,可想而知,当时要不是姓赵的站出来当出头鸟,武警部队冲上牛角村的话,他肯定被喷子打死。

这样一来,黑风镇这个镇委书记的位置,就顺理成章的由他崔云军来坐了。

“妈逼的我也没想到这老家伙这么狠。”陈福国也是一脸忌惮的道:“你要是死在牛角村,他就能取代你了,一直以为姓赵的是个威胁,没想到这老家伙比姓赵的还狠。”

杨松也是点了点头,一脸严肃的道:“这一次老家伙既然已经出手了,那就是不想再蛰伏了,真JB头疼,一个姓赵的已经够麻烦了,谁知道又醒了一头熟睡的豺狼。”

不得不说,催副书记在关键时刻做出这样的决定,赵凡如果没有站出来的话,不出意外,朱大同肯定小命难保了,牛角村那些人明显是豁出去了,要么给一个解决方案,要么就拼了,他们的底气就是那无十几条喷子。

“你说这老家伙这个时候跳出来,会不会是因为几年前那件事情?”杨松突然想起来几年前发生在牛背乡那件事情,有些疑惑的道:“按理说这老家伙应该不是城府特别深的人才对。”

朱大同不屑的道:“不可能,几年前县里也给了老家伙不少钱把那件事情压下来,早就过去了,而且他那个老伴得了绝症,也是快死的人,那是他赚了,肯定偷着乐呢。”

“我看这老小子就是存心落井下石,平时和姓赵的走得就近,搞不好两人早就抱成团了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

晚上下班后,赵凡吸着鼻子,接过姜琳递来的开水把感冒药吃了下去,一脸的郁闷,还以为打喷嚏是有人背后说自己坏话来着,没成想真的感冒了。

这他妈也太没面子了,近一个星期淋着雨的抗洪,娘们都没感冒,自己咋就中标了呢?

“我看你还是去医院打点滴吧,要是拖严重了就麻烦了。”姜琳有些担心的看着赵凡。

赵凡吸着鼻子摆了摆手,嘴硬的道:“小感冒而已,没必要去遭那份罪,我这辈子最讨厌打针,明早上睡一觉起来保管活蹦乱跳的。”

姜琳叹了口气,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,要不是自己跑下去买药回来,这家伙都打算喝两杯白开水睡觉了,用他的话来说被子捂着头睡到明早上,一出汗保管感冒就好了。

“咚咚咚!”

就在这时候,外面响起敲门声。

姜琳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惊慌,随即又想起来自己这是给他送药,两人又没干啥见不得人的事情,为啥心虚?

打开门后,是手里面捧着茶杯的催副书记,看到姜琳后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了句:“姜秘书也在啊,哈哈,没打扰到你们吧?”

姜琳顿时闹了个大红脸,连忙指着流鼻涕的赵凡道:“催副书记您可别乱说,赵镇长感冒了,我给他送感冒药过来,你们聊吧,我就回去了。”

催云军眉头微微一皱,看着精神萎靡,不时的吸一下鼻子的赵凡道:“应该是早上去牛角村感染风寒了,赵镇长不要紧吧?”

看着姜琳出去顺手带上了门,赵凡摇了摇头道:“不碍事,明早上就好了。”

“还能抽烟吗?”崔云军递过来一根烟。

赵凡笑呵呵的接过来点上,虽说感冒了没啥味道,但习惯了,就当抽着玩,同时他心里也在想催副书记很久没有过来找自己说说话了,也不知道今晚过来打算说些什么。

不过今天这位“老好人”的表现,倒是让赵凡有些忌惮了,这样的人物,最不好惹。

崔云军也不说话,皱着眉头一口气抽了两根烟,半响,才轻声道:“几年前,牛背乡牛角村和另一个村子发生冲突,持喷子火拼的事情,赵镇长听说过吗?”

赵凡楞了一下,然后点了点头,姜琳上午好像提过这件事情。

崔云军叹了口气,又接着道:“赵镇长或许只是听人说过那么一句,并不知道当年的具体细节,那一次,牛角村隔壁的村子,被牛角村持喷子打死三人,重伤十几个。”

赵凡浑身一震,不敢置信的看着崔云军,这么大的事情,按理说应该瞒不住啊,肯定传到市里去了,多多少少会有些舆论啊,为啥自己没有听到过?

崔云军又低声接着道:“冲突的原因是隔壁村村民不让牛角村村民从村里经过,但下山的路就那么一条,所以就有了后面的事情。”

“那一场悲剧,我的老伴被殃及鱼池,重伤抢救无效死亡,你们不会明白,一群愤怒之下的百姓手里拿着喷子会造成怎样的悲剧,我差点没挺过去,要不是永琪一直照顾我,那段时间,我想我已经下去陪老伴了,但县里为了把这件事情压下来,私底下抓了开枪的几人判刑,也给了受害者家里一笔不菲的赔偿。”

“因为他们怕这件事情闹大,上面会下来查。”

赵凡有些动容的看着崔云军,他就像是讲别人的故事一样,没有半点情绪波动,现在,赵凡或许已经明白崔云军今天早上在县里为什么会说出那样的话,而且县委书记好像也同意了!

原来这其中还有这么一段过去,如此看来,崔云军也不是那种一直蛰伏,逮到机会就狠狠咬一口的人啊?

叹了口气,崔云军接着道:“今天如果你没有站出来,县里又拿不出能够解决的方案,那么,已经穷途末路的百姓,拿起喷子就会不顾一切,隔壁那么多村子,那么多无辜的百姓就很可能会遭殃。”

“在别人看来,我崔云军惦记朱大同那个位子,其实,我惦记的是那些无辜百姓的性命,好在你兵不血刃的解决了这件事情,那我也就放心了,至于别人怎么说,我并不在意。”

“我在意的是你赵镇长的看法,我怕你以后有困难,因为忌惮我,不敢找我开口,所以今晚过来跟你说清楚。”

赵凡吸着鼻子,有些惭愧的看着崔云军,自己刚才还在想他城府深,谁料到这中间还有这么一段悲惨的往事。

关于县里会把那件事情压下来,赵凡并不觉得奇怪,可以说不止秀水县,很多县发生过大事,但最后消息都被封锁了,被压了下来,没办法,有些事情一旦曝光,那么当地官员就会乌纱帽不保,甚至有可能被问罪。

如此看来,如果自己没有出头,那么崔云军的提案就肯定是最佳方案,难怪当时县委书记昌义差点就拍板了。

喜欢重生之九州富豪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九州富豪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