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7章锁定

看秘书小崔已经去准备协议书了,赵凡又看着陈福国道:“老陈,你跑一趟财政办公室,让汪主任提三百五十万出来。”

陈福国点了点头,很快起身离开。

这时候赵凡才看着徐克明低声道:“徐副书记,中午的时候多亏你控制住了局面,否则这些人闹到县里去的话,后果不堪设想啊。”

说完,赵凡紧紧盯着徐克明。

这件事情在赵凡看来有些蹊跷,会不会是徐克明在背后捣鬼?

徐克明满脸的沉重,叹了口气道:“赵书记严重了,你我皆是黑风镇领导班子的一员,出了问题,我们谁都有推卸不了的责任,那是我应该做的。”

赵凡点了点头,这个人隐藏的太深了,根本就看不出来什么。

当然,如果最后查出来真的是徐克明为了对付自己,牺牲那么多条无辜生命的话,那他就真的是个丧心病狂的人了,对付这样的人,赵凡心想就算是这个官不干了,也要拉他下马。

为官者,就算你不造福一方,你也不能祸害一方,这是赵凡的底线。

半个小时过后,秘书小崔准备好了协议书,财政办公室那边也提了三百五十万现金过来,看着摆在桌子上那一叠叠鲜红的钞票,这些人的脸上,大部分已经没有了悲伤的情绪,甚至有几个还咽了下口水。

这让赵凡觉得刺眼,就算你真的是为了钱,但你能不能别表现得这么明显?

把所有款项发下去后,赵凡才松了口气,站起身,深深鞠了一躬,朗声道:“各位父老乡亲,虽说这一次的矿难事故是盗矿引起,但身为黑风镇党委书记,我们也有一定的责任,我在此代表黑风镇领导班子郑重的跟大家说一句,对不起,请节哀顺变!”

“至于死者的身后事,要运回家中土葬,还是火葬,也将由政府承担,相关手续你们可以去询问我的秘书。”

说完,赵凡这才起身离开。

身后就跟着那个五十多岁,颤颤巍巍的老者,他是刘小四的父亲,老人家今天早上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,几乎是瘫坐在地上,就算是此次过来黑风镇,也是邻居陪伴过来的。

去派出所了解了一下情况后,刘小四的父亲愤怒的道:“彪子呢,他既然没死,为什么不来见我?”

“当初他说要带我儿子来黑风镇挖煤的时候就说过,一定会照顾好小四的,现在他人呢?”

赵凡和郭嘉当即对视了一眼,这个彪子又是什么人?

郭嘉连忙道:“刘大爷,据知情群众举报,今天早上案发后,看见刘小四和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慌慌忙忙从黑山煤矿跑下来,那个人身高一米八左右,身材比较健壮,会不会就是你说的彪子?”

刘老汉点了点头,老泪纵横的道:“就是张彪了,小四胆子小,又怎么能想得出盗矿的主意来,八成是彪子教唆的,现在小四出事了,他是不敢来见我了吗?”

郭嘉脸色凝重,连忙让人去查张彪这个人。

结果很快就出来了,张彪确实是黑山煤矿上的矿工,因为平时喜欢跟矿上监工对着干,很多人都服他,一来二去,张彪也是三天两头带着矿工闹事。

据说这两个月因为拖欠工钱的事情,张彪已经带人闹事两三次了,甚至一度找到县里去,只是没有人管,灰溜溜的又回来。

但是据现在的情况看来,这个叫张彪的男子,从今天事发后就消失到现在了。

郭嘉看了赵凡一眼,刚好赵凡也看向郭嘉,随后赵凡点了点头,很快,郭嘉就转身走了出去,没多久,外面响起刺破耳膜的警笛声。

没错,就刚才那一瞬间,赵凡和郭嘉一致认为,刘小四的死,张彪有很大嫌疑。

至于是因为什么原因,现在还不知道,必须得等到捉拿归案后审问才清楚。

想到这里,赵凡搀扶着刘老汉坐下身来,耐心道:“刘大爷,你跟我说说,张彪在你们村里是个什么样的人,这对小四的案情有帮助。”

刘老汉一听能帮助自己儿子抓到凶手,就开始说了。

张彪在村里可以说是个村霸,仗着自己身材健硕,耀武扬威,前些年也是在村里跟人闹别扭,把人打晕了,但他不知道,以为是杀了人,于是就跑到黑山煤矿来。

毕竟在煤矿上早些年也不需要登记什么身份证,只要报个名字,每天挖了多少,记起来等着拿钱就行了。

后来张彪听说当初那个人没死,只是晕倒,自己没有犯法,于是就回去了,在煤矿上干了不少钱,一回去就买了一辆摩托车,早些年也够拉风了,村里人都知道张彪在外面赚了钱,于是就有不少人希望能跟着张彪出来。

张彪就直接开口索要好处,比如说想跟他出去可以,每个人得交一千块钱介绍费。

刘老汉自然也拿出来一千块钱介绍费了,当初张彪拍着胸脯说肯定能照顾好刘小四,结果来到黑山煤矿,刘小四身子骨弱,每天是真挖不到多少钱。

后来,张彪借口闹事,监工不想把事情闹大,就答应了张彪的要求,让刘小四当守旷人,拿月薪。

为这个事张彪和刘小四回去的时候,刘老汉还特意杀鸡款待张彪,说张彪够意思,会照顾村里人,借着酒性,张彪也跟刘老汉表示,以后刘小四就是他兄弟,有一口吃的,绝不会让他饿着。

刘老汉自然当真了,所以这个节骨眼上,刘小四出事了,张彪人却不见了,刘老汉自然会感到愤怒。

赵凡算是了解张彪这个人了,按照这个人的性子,早年就有过前科,那么这刘小四,八成就是被他勒死丢进秀河的。

叹了口气,赵凡轻声道:“刘大爷,等凶手捉拿归案后,我会按照矿难事故赔偿给你五十万,这笔钱就当是给你养老……”

谁知道刘老汉老泪纵横,满脸倔强的道:“我一把年纪了,要那么多钱干什么,只要你们帮我抓住凶手,送他去枪-毙就行,我老汉家里还有几亩地,饿不着我。”

赵凡看了刘老汉一眼,又想起省都那件事情,同样是父母,为何差距如此之大?

喜欢重生之九州富豪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九州富豪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