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7章糜烂

长毛刻意在老街绕了几个弯后,心想应该没事了。

然而下一个转角,他没走几步,顿时冲出几个如狼似虎的警察,在他还没有大声呼救之前捂住她的嘴巴,然后瞬间将他放倒在地。

很快,瘸子在长毛身上搜出大约六十克左右的白粉。

这一下就好办了,脏污就在眼前,长毛吓得面色发白,同时心里也有怨气,连忙交代了废弃仓库的路线,暗号,还有里面的情况。

张长弓直接拿出怀柔政策,冷声道:“五六十克白粉最多也就是判你几年,但是如果你表现好的话,我们会帮你申请减刑。”

“实话告诉你,我们已经掌握废弃仓库里面的所有情况,和你刚才说的出入不大。”

“到时候全部抓了,谁也不会报复你,明白吗?”

长毛连忙点了点头,心想飞哥床板地下那一箱子毒品,不说摇头丸,可卡因,小麻之类的,就说海洛因,至少有十几公斤,够他死一百次了,以后也没有人会报复自己。

再说了,到时候出来换个地方生活,谁也找不到自己。

本来遇上这种事情,一般来说马仔会自己扛下来,以后出来了,上面还会给一笔不少的奖励,但是目前这个状况,警方已经掌握了飞哥他们的一举一动,他们自己都完蛋了,还谈什么奖励。

长毛现在也是浑身颤抖,要知道,废弃仓库这个窝点,整个秀水县几十万人,知道的人不超过二十个,怎么可能会暴露?

来不及想这些,张长弓已经开始了部署。

赵凡则是坐在车子里面,在远处观望着,今晚这个情况,看来是有戏了。

也不知道是谁在举报,居然知道这么秘密的贩毒窝点?

凌晨一点钟左右,还是那个废弃仓库,此刻地下室的门再次被敲响,守门的人对着猫眼看了一下,又是长毛,然后低声道:“谁?”

“我,长毛。”长毛挡住了猫眼,身后则是十几个全副武装的缉毒警察,后背对准的十几个黑洞洞的枪口让他背脊发凉,脸上挤出一丝笑容,低声道:“刚才拿的货源不到一个小时就出完了,我再来拿一些。”

守门人不知道有诈,里面传出开锁的声音。

“砰!”

下一刻,门被人从外门一脚踹开,紧接着路远带着人,端着微型冲锋枪冲了进去,大声喝道:“都不许动,双手抱头蹲在地上!”

路远他们冲进来的时候,快速看了一下现场,这些男男女女,有的几乎只穿着内.衣内.裤,满脸的陶醉,用两个字来形容,那就是“糜烂”!

所有人都懵了,看着那漆黑的枪口,随时会喷发出绚烂的火焰,吓得连忙抱着头蹲在原地。

这个地方这么隐秘,警方怎么可能会知道?

此刻,飞哥正趴在一个一丝不挂的女大学生身上蠕动着,女大学生闭着眼睛,双腿缠在飞哥腰上,喉咙里发出诱.人的叫声,突然听到外面的大喝声,飞哥吓得一个激灵,差点萎了。

连忙爬起身来,一把拽住两个女大学生的胳膊将她们丢下床,紧接着飞哥掀开床板,转身从旁边提起一桶接满的水,只要倒上去,十几公斤白粉一下子就会融化,只有一些可卡因和摇头丸的话,也判不了多少年。

“砰!”

不等飞哥将一桶水倒出去,包间房门被人一脚踹开,紧接着一个威猛的警察冲了过来,一把将飞哥扑倒在地,一桶水将两人瞬间浸透。

“啊!”

两个女大学生吓得尖叫一声,浑身一丝不挂的抱着胸蹲在地上。

这一切不过是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,紧接着两三个缉毒警察鱼贯而入,看了一眼那箱几乎装满的毒品,脸上露出一丝喜色,这么多战利品,少说也有十几公斤吧?

“把衣服穿起来!”陆远端着冲锋枪进来后看了一眼两个一丝不挂的女大学生,皱眉的说了一句,然后又冷声道:“全部铐起来带回去!”

废弃仓库地下室这一伙人,大概有十余人,除了领头的飞哥和守门的,其余男男女女全部都是瘾君子,一看表情就知道了,有气无力,萎靡不振。

外面,漆黑的街道中,张长弓递了根烟给赵凡,轻声道:“今晚八成有戏,我已经安排人盯着李威了,只要这边搜出东西,我就会立刻下令那边捉拿李威。”

“另外,据线人报告,韩老大金盆洗手后,进入大西山深处去越国那边运送毒品的人就是刀疤,刀疤是在李威手底下做事情的,只要抓住李威,就能逼问出他们的渠道路线,然后一网打尽。”

“到那个时候,秀水县基本上就太平了。”

“真要感谢那个举报的人,连线人都没有查到的东西,他居然知道,看来,是他们内部出了问题,有人故意点了导火索。”

赵凡点了点头,他也是这么想的,否则,谁又能想到这种没有人来的废弃仓库会是贩毒窝点?

突然,张长弓轻声道:“赵老弟,我能预感到,如果这一次我们无法一网打尽,出现漏网之鱼的话,肯定会迎来强烈的报复,我是县局局长,同时也是缉毒队大队长,我想求你个事情。”

“到时候如果出现什么意外的话,还希望你能照顾一下我的老婆和女儿。”

赵凡楞了一下,看着这个四十岁出头的男人,他的脸上有一丝难言之隐,欲言又止,最终,他还是没有说出口。

赵凡也没有问,只是安慰的笑道:“现在治安稳定了很多,不再是七八年前了,老张,没那么严重,年底,昌副市长就会把你调到市里担任市局副局长,到时候你就可以好好享福了。”

张长弓摇了摇头:“没那么简单,我知道,这一次的行动,我断了很多人的财路,触动了很多人的利益,以前我一直顾忌这些事情,迟迟没有动手,就是这些原因。”

“当然,也有别的原因,人,总是会变的……”

“不过,浪子回头金不换,你说是吧赵老弟?”

“陆远是个干大事的人,只是性格太冲动,不过有你在的话,也能压得住他。”

“另外,县里北城区那边派出所所长近几年来越来越过分了,你要注意一下,当然,也就是些小毛病,但时间长了也会出事。”

喜欢重生之九州富豪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九州富豪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