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8章无尽的煎熬

看着车子远去,赵凡心里五味杂陈。

刘安国来到秀水县,看来并非是看望汪水那么简单,刚才让自己稍的那句话才是关键啊。

云州省管辖九个州,每一个州的领导都是最接近省都权利最高机构的人物,谁都想往省都挪一挪,就像省里领导想去帝都一样,看来,刘安国多年来一直保持中立的心态出现了变化,想通过自己来向罗家示好。

赵凡甚至已经有些捉摸不透刘安国这个人了,本以为他是特意来看汪水的。

晚上,赵凡开车朝市里跑去,今天陪同刘安国视察的时候,答应了宋夫人的请求,晚上九点钟到市里去吃饭,但是在这之前,赵凡想去找一趟冯辉,问问他的意见。

毕竟宋春江是新来的市委副书记,赵凡并不太了解。

轻车熟路的来到冯辉的套间,赵凡坐在沙发上把宋涛的事情简略说了一下,头大如斗的抱怨道:“老爷子,宋涛要是没有问题的话,宋夫人也不会求我了,这不是让我帮着贪官向罗副省长求情吗,我还不想死呢。”

也难怪赵凡要抱怨了,这明显是两边不讨好的事情,尤其是罗丹心那边,自己真要提出这种要求,那根找死有啥区别?

冯辉心情不错,脸上笑眯眯的道:“小凡,这种事情还得看你自己,我看老宋也是被逼得没办法了,否则不会让自己的夫人给你来这么一出。”

“而且,我可能要动一动了,市里的事情,我不想过多插手。”

“还是那句话,小凡,不忘初心就好。”

赵凡心里一动,冯辉要调往别的市担任市委书记的事情,赵凡早已经听他提起过,正因为如此,赵凡才有些着急,想在市里靠拢其中一位。

但是听到冯辉这番话,赵凡才反应过来,冯辉这是警告自己要坚持原则。

“放心吧老爷子,我知道该怎么做了。”赵凡深吸了口气,喃喃道:“或许是你要走了,我有些不习惯,或者可以说,我在害怕……”

一直以来,冯辉对赵凡的知遇之恩,赵凡从来不敢忘记。

也是因为冯辉在市里,很多人都顾忌,现在冯辉要是被调走的话,某些藏在暗中的人恐怕就会按耐不住,要出手对付自己了。

冯辉脸上露出一丝欣慰,轻轻点了点头道:“小凡,人总是要成长的,雏鹰总要翱翔,我不可能陪你一路走到最后,罗家也不能,你明白吗?”

“其实这几年来,已经能够独当一面了,只是你自己没有发现而已。”

“我相信就算是市里没人,你也一定能够走出自己的路,不会被任何人阻挡。”

赵凡看着冯辉复杂的眼神,缓缓站起身点头道:“老爷子,我知道该怎么做了,要走的时候说一声,我来送你。”

冯辉点了点头,没有说话,看着赵凡转身离开。

一如当初送他去黑风镇一样,有些孤单的背影,但不一样的是,当初他只是一只嗷嗷待哺的雏鹰,现在已经成长为空中的猎手,不再需要喂食了。

什么是煎熬?

此刻的宋春江和宋夫人就是在煎熬当中度过,宋春江久居高位,早已经练成喜怒不言于色的本领,而宋夫人却不行,不时的看墙上的挂钟,听着“哒哒哒”秒针行走,几乎赶不上她心跳速度的频率了。

手里面紧紧的握着筷子,此刻,已经是晚上八点五十五,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五分钟。

可包间门口,依旧没有赵凡的影子。

按理说,和市里领导约了吃饭,下属肯定会提早十几分钟甚至半小时在这里等候,然而,下面秀水县的一个副县长,居然现在还没有到来!

可是,随着秒针的转动,九点整终于到来,最后的几秒,如同这一生那么漫长,让宋夫人的内心充满了煎熬与期待。

她真的害怕下一刻就会接到赵凡的电话,说因为有事情耽误,不能来了的消息。

那就意味着,他不会帮忙了,自己的儿子,将会面临着牢狱之灾,甚至还会连累自己的丈夫被查,这个家就完了……

缓缓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,已经九点过几分了,就连宋春江的脸上都渐渐浮现出一丝失望之色,那个人,或许不会来了。

“老宋,要不,我出去看看?”宋夫人又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,扭头看着宋春江颤声问了一句,她心中还抱着一丝期望,虽然很渺茫,但是为了儿子,她不愿放弃,也不敢放弃。

惜花市市委副书记宋春江看了一眼桌子上已经凉了的美味佳肴,轻轻叹了口气,仿佛一下子憔悴了许多,缓缓摇头道:“夫人,去买单吧。”

这一刻,不甘心是真的,没想到还是走向了末路。

“再等等,说不定路上耽误了。”宋夫人脸上浮现出一丝慌乱,额头冒起细密的汗珠子,似乎是因为包间里面的空掉开太高了,连忙拿过遥控调到十几度。

然而没用,宋夫人身上还是一个劲的冒冷汗,就连内.衣都隐隐有些潮湿了。

可以看出,宋夫人年轻时候也是个美人,虽说现在徐娘半老,但依旧端庄秀丽,如果不是眼角的鱼尾纹,或许都没人能看出她是个将近五十岁的女人。

九点十分,宋春江那原本平淡的脸上已经布满失望之色,伸手端起一杯茶,仰头一饮而尽,然后缓缓起身,有些疲惫的道:“夫人,走吧,别等了!”

“等等!”宋夫人突然仰头尖声吼了一句:“我说了再等等,你没听见吗!”

同时,宋夫人可能是有些激动,将桌前的茶杯和酒杯扫落在地,瞬间摔得粉碎,胸膛起伏,双目含泪的坐在位子上仰头看着宋春江。

市委副书记宋春江深吸了口气,几十年来,她出得厅堂进得厨房,性格也很温和,从来没有对自己大声说过话,今天,她发火了,可是,这能改变什么吗?

只要宋涛第二次在省都被查,就算是把钱全部上缴了廉政公式,也已经没用了。

卷入楚家的纷争当中,本身就已经无法全身而退了,调查组还是罗家嫡系,政治生涯走到尽头都不说,很可能还会引发一系列不必要的麻烦,而自己身为宋涛的父亲,又如何能撇清关系?

喜欢重生之九州富豪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九州富豪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