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5章明面上的交锋

秘书汇报了一下今天的工作流程,赵凡眉头一皱,不会这么巧吧?

因为黄龙镇龙母沟水库需要重新补修,卓韦公司代表找到县政府来,说卓韦公司老板想和赵凡谈一谈,拿下这个工程,晚上在艳阳天酒店摆好酒席等候。

这卓韦公司的老板,就是韩武,以前只是因为张长弓的事情,赵凡一直盯着他,但是现在,赵凡才知道韩武上面有大人物撑腰,而且掌握着很大一个洗钱机构,不用说,龙母沟水库承包给他,又会成为他的另一个洗钱缺口。

“回复卓韦公司代表,晚上我会过去谈合作。”赵凡敲着桌子吩咐了一句。

不为别的,就为刘安国说那句话,这件事情成了,组织不会亏待你,谁不想更上一层楼?

而且,还能顺带为张长弓报仇,何乐而不为?

不过,为了谨慎起见,赵凡想了想,还是拨通了罗成的电话号码,很快,那边罗成接通了,笑着道:“小凡,不错啊,都当上县长了,小贝那丫头说得我耳根子都起茧了。”

赵凡笑呵呵的道:“老师,可我还是觉得……有点慢了。”

此刻罗成坐在省都电台总部的办公室,听赵凡这么一说,笑着道:“你小子就知足吧,二十七八岁的年纪,能够当上县长的确实有,但也不多,饭要一口一口吃嘛,当然,你要是觉得慢了,也可以跟你二叔喝两口,在他面前说说好话,看他会不会直接把你调到别的地方去当县委书记,嘿嘿。”

赵凡尴尬的笑了笑,连忙道:“算了吧,我可没有那个胆子,就算要往上走,我也要用我自己的方法,老师,这一次打电话给你,就是为了我的前途,我想听听你的想法。”

接下来,赵凡把刘安国的委托,还有易云的目的,说的话全部告诉了罗成。

几分钟后,罗成嘿嘿笑着道:“不错啊小子,这是个机会,你要是把握住了,刘安国应该不可能诓你。”

赵凡苦笑道:“我知道他不会诓我,可我总觉得这件事情风险有点大。”

罗成直接将两条腿搭在办公桌上,对着电话道:“你小子当年为了搏一个锦绣前程,都敢跳溪江救老冯,现在居然怕这个?”

赵凡浑身一震,是啊,难不成,自己官越做越大越怕死了?

当初为了搏一个未来,自己连命都可以不要,可是现在,自己居然害怕失败了,怕被人打击报复,然后失去现在所拥有的一切?

听着那边不说话了,罗成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,认真道:“小凡,你和以前不一样的地方就是以前你输了,你还是那样,一无所有,但是现在你已经拥有很多,你怕输光现在拥有的。”

“这说明你在慢慢的改变,老师要提醒你,别忘了那句话,不忘初衷!”

赵凡深吸了口气,终于回过神来,轻声道:“谢谢老师提醒,差点走火入魔了。”

“哈哈,走火入魔,你小子武侠小说看多了?”罗成笑着道:“这件事情,我已经大概了解了,小凡,你记住,你只是一个县长,帮忙可以,在你那一亩三分地上帮,不要牵涉太广。”

“有些事情,一旦超出秀水县,你就控制不住了,你只需要帮他们摆平小鱼小虾就行了,就算是牵连到县里的干部,你也可以直接办了,但是,如果牵扯到市里的人,你就谨慎一点,直接推给州府纪检监察部的人去做。”

“记住我说的话,别牵扯太广,小凡,把一个人逼急了没什么,但是如果你把一群人逼急了,哪怕你现在是县长,都很容易出问题,要是当中有人狗急跳墙,吃亏的就是你。”

“他们州府纪检监察部的领导只是站在高处看问题,虽然有远见,但他们并不了解下面的具体情况,真要搞得无法收拾局面了,那时候你就是替死鬼,你明白吗?”

“所以,做事情要松弛有度,要会看风向,该退就退,别逞英雄,天塌下来,有州府纪检监察部扛着,别人也注意不到你一个小小的县长。”

赵凡微微皱眉,道:“老师,我明白了,放心吧,我尽量不出面。”

挂了电话后,赵凡想了很多事情,按照罗成所说,这种上面大人物之间的博弈,要是弄砸了,自己搞不好要当替死鬼。

到时候就真的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,或许,到时候真的出事,易云也不过是个牺牲品而已,马史真有那么好拉下马的话,州府纪检监察机关的人也不会那么多次碰软钉子了。

不过,这只是最坏的想法而已,说不定搏一搏,单车变摩托。

----------

惜花市,市长办公室。

马市长热情的将来人迎了进来,笑着道:“明伦同志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纪明伦是州府纪检监察部部长,曾经和马史在同一个党校学习过,两人也算是认识,这一次纪明伦下来,自然是为了惜花市建设局局长祝功成的事情而来。

“老马,好久不见了。”纪明伦戴着眼镜,四十岁左右的年纪,身材匀称,看上去像个文弱书生,但是能力可不小,纪检监察部部长,可以说他掐着华西州不少贪污腐败分子的七寸,搞不好啥时候就被他盯上了。

马市长泡了杯茶端给纪明伦,笑呵呵的道:“明伦,知道你调来华西州这边后,我一直想找机会去看看你,叙叙旧,州府副州长曾阳和我是大学时代的老同学了,如果有什么困难随时可以打电话给我,相信我说的话,他还是会给几分薄面的。”

纪明伦笑着点了点头,轻声道:“曾副州长和你居然是大学同学,哈哈,老马有心了。”

纪明伦扶了扶眼镜,手里捧着茶杯,才下来就把关系摆出来,这算什么?

是拉拢,还是敲打?

喝了口茶后,马市长看了纪明伦半响,才笑吟吟的道:“明伦,听说你这次下来,就是为了调查祝功成,有这回事吗?”

纪明伦笑了笑,点头道:“几天前我们就已经向惜花市市委通报了,的确有这个事情,我这次下来也是打算了解一下祝功成的情况。”

马史微微皱眉,不露神色的看着纪明伦道:“是啊,中午和景天书记在一起吃饭的时候,景天书记还抱怨说州府的领导不信任他,这种案子还要纪检监察部下来查,搞得我们惜花市市委领导很被动啊。”

纪明伦一脸的平静,缓缓喝了口茶水,微笑着道:“据我们掌握的消息,惜花市建设局的确存在很多违法乱纪的行为,不少建筑公司老板逼不得已离开惜花市,那些可都是人才啊,他们走了,谁来带动惜花市的经济上涨。”

“老马,你也别多想,我们只是下来看看,给点意见,毕竟州府的领导看的是大局,你要理解嘛……”

马市长脸上的笑容渐渐淡去,皱眉道:“明伦,惜花市这几年的建设,相信上面的领导也看在眼里,这里面有祝功成很大一部分功劳,当然,我也承认,他的工作方法存在一些问题,比如说容易得罪人。”

“这是个人性格问题,他按照规矩来,不会任人唯亲,所以某些人故意造谣诽谤,这是常有的事情,在我看来,祝功成这位同志总体上是好的,你们这样大张旗鼓的下来调查,很容易打击他的积极性啊。”

纪明伦依旧是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,轻声道:“老马,别激动,如果祝功成同志和你说的一样,那么我们下来也是为了他好,只要我们把事情查清楚,别人也就没闲话说了。”

“闲话?”马市长眉毛一挑,敲着桌子道:“所谓的闲话,说来说去无非就是讲我马史是祝功成的后台,可你们知道我的后台是谁吗?”

“我的后台是惜花市千千万万的百姓,我只知道谁能搞经济,谁能让百姓过上好日子,我就要为谁说话。”

“否则,我这匹老马也怕惜花市百姓戳我的脊梁骨。”

纪明伦刚才真被吓了一跳,还以为这位马市长敢直接说华西州州府副州长曾阳就是我的后台,你们谁敢动我?

真要敢这么说的话,事情就好办了。

纪明伦刚想说几句,只见马史走到办公桌旁边,很快拨通一个电话号码,紧接着就笑呵呵的道:“曾副州长,你好,我是惜花市市长马史,有个事情要向您汇报一下。”

“关于纪检监察部的同志下来调查这件事情,我是绝对支持的,但是也请纪检监察部的同志能稍微顾全大局,省都领导一直强调以经济建设为中心,祝功成同志在这方面真的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……嗯,是,就是这个道理。”

纪明伦心里苦笑,看来这匹老马不老啊,这不是明摆着拿曾副州长来压自己吗?

还好,易云已经下去,暗中调查,不过,明面上也得强硬一点,做戏要做足嘛。

果然,很快马市长把电话交到纪明伦手中,接着纪明伦就被劈头盖脸斥责,最后,电话里曾副州长直接道:“明伦,你们纪检监察部的人一直在下面悠晃的话,惜花市领导班子只会人心惶惶,这样吧,三天之内,如果查不出什么的话就撤回来吧。”

纪明伦苦笑着挂了电话,看来,明面上的交锋已经输了,只能看易云和下面那个姓赵的县长了。

“老马,我就先走了,纪检监察部的同志还在等我过去开会。”纪明伦叹了口气,向马市长道别。

马市长坐在沙发上微笑着点了点头,轻飘飘的道:“明伦同志慢走,我就不送了。”

走出办公室,纪明伦脸色阴沉下来,难怪上面纪检监察部的人下来好几次都碰了软钉子,市里的纪检监察部也不敢查,把曾副州长抬出来的话,谁有那个胆子?

喜欢重生之九州富豪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九州富豪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