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4章于四海

一个星期的交锋,两边僵持不下,可一旦这个平衡被打破,谁才是坐收渔翁之利的人呢?

为了拉取支持者,就连副县长严厉,还有另一位副县长弓明都被投票成为了常务副县长,要知道,按照标配,每个县只能有五个常委会委员,可现在南山县已经有九个了。

当然,别的县估计十几个都有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,上有政策,下有对策。

针对会议上吵得不可开交的事情,赵凡也曾发言强调要团结,可是已经撕破脸的农田与夏河两人根本就不在乎,赵凡也很无奈。

星期六,赵凡又来到秀水县,先是找姜琳解决了一下生理需要,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,干柴烈火的碰在一起,自然能点燃,另外赵凡还顺便跟陆远等人吃了顿饭。

第二天上午,赵凡送康佳佳去华西看守所探望王玉凤。

得知赵凡来了,教官于四海连忙迎了出来,并特例给了康佳佳半个小时的时间。

接待室,于四海那张冷酷的脸上浮现出微笑,给赵凡泡了茶后感激的道:“多谢赵副书记提携,此番恩情我于四海无以为报,以后有任何差遣,我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!”

“电影里学来的?”赵凡笑眯眯的看着有些不好意思的于四海,轻声道:“四海,你是有抱负的人,放在看守所可惜了。”

“杨开庭找过你了?”

要知道,在看守所当教官和在公安局当副局长是两码事,在看守所教官虽说权利很大,除了监狱长就是老大了,但没有什么发展前途。

可是在外面的话,别说副局长,就算是个所长,干个十几二十年也会往前走一步了吧?

“嗯。”于四海点了点头道:“赵副书记,杨秘书来到看守所的时候,我几乎都不敢相信,刘副州长的秘书那可是大人物啊,一开始监狱长还以为是来兴师问罪的。”

说实话于四海是真的震惊了,眼前的这个年轻人,居然能请动州府的人帮他调换岗位,这得有多大能量?

同时,这份突如其来的知遇之恩也让他心里特别感激,想着以后一定要报答赵凡。

赵凡笑着道:“杨秘书有没有说通知什么时候下来?”

于四海点了点头道:“说了,最迟这个月底就能调过去。”

两人谈笑风生的聊着,很快半个小时的时间过去了,看着康佳佳再次双眼通红的走出来,于四海思索再三后轻声道:“王玉凤服.役期间表现良好,我们安排的工作都如期完成,这几天我会让她写个申请减刑报告,到时候由我来交给监狱长。”

康佳佳脸色一喜,连忙感激的看着于四海道:“谢谢于叔叔!”

“四海有心了。”赵凡也是一脸的微笑,轻声道:“如果太麻烦的话就不要勉强,你现在是关键时期,千万别出差错了。”

于四海一边将赵凡两人送出看守所大门,一边笑着道:“不麻烦,里面不少走了关系的人都干过这种事情,我一直不想收钱,所以就没有帮过任何人。”

赵凡站在车子边笑着道:“这是个很好的习惯,要坚持原则。”

于四海点了点头,目送赵凡的车子离开。

许久,于四海才紧紧握住拳头,终于迎来了机会,要走出这个会让人发疯的地方了吗?

下午六点多钟,天色渐渐暗下来,赵凡的车子在华西大学校门口停了下来,望了一眼提着大包小包东西的康佳佳,赵凡不甘心的又问了一句:“伯母真的没说要见见我?”

对于那个穿着囚服也无法掩盖其风华的王玉凤,赵凡还是想见一面的,聊聊天也好啊,当妈的那么漂亮,难怪生出来的女儿也这么出类拔萃。

康佳佳一对胸完全继承了王玉凤啊,也不知道摸上去啥感觉?

今天赵凡已经问了不下三次这个问题了,康佳佳俏脸微红,还以为赵凡是想见“丈母娘”呢,站在车窗边扭扭捏捏的道:“哥,我妈说……说不好意思面对你,她不知道该如何感激你。”

赵凡楞了一下,摸着鼻子若有所思的道:“原来是这样啊……”

想来,王玉凤是怕自己再次问起韩韵的事情,其实关于那件事情,已经离开了秀水县,赵凡也不好插手了,主要是想看看王玉凤过的好不好,有没有瘦了之类的……

“佳佳。”赵凡突然认真道:“你看,我这一次回南山县的话,估计又要很久才能见面了,要不……亲一个?”

康佳佳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校门口处,发现一个人都没有,随后又看了一眼前面叼着烟靠在驾驶座位上不知道在想什么的瘸子,鼓起勇气快速的在赵凡脸颊上亲了一下,然后脸颊通红的朝学校里跑去。

赵凡看着康佳佳逃走的背影,摸着脸颊嘿嘿笑了起来。

“无耻!”前面,瘸子不屑的说了一句。

赵凡无所谓的靠在后面撇了撇嘴道:“你那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。”

“对了,你教我那套拳我练了一两个月了,啥时候给我找个陪练,让我实战一下?”

瘸子脸上露出一抹瘆人的笑意,一边开车,一边道:“今晚就给你找。”

赵凡楞了一下,瘸子现在住在公安局那边,挂职是个小队长,其实不参与警方任务,这种现象很常见,许多领导的司机都在某个部门挂职领工资,其实干的都是司机,比如说秘书,其实市级以下领导是不能配备秘书的,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,在官场早已经司空见惯了。

想来瘸子在南山县公安局也认识不少人了,随便找个陪练还是没问题了。

此时天色已经完全黑暗下来,华西大学校门口对面的深巷子中,童亮面色铁青,拳头捏得几乎发白了,旁边站着四五个和童亮差不多大的社会小青年,这四五人是南山县人,读高中的时候和童亮就是死党,后来童亮上大学了,他们就在南山县帮人看看场子之类的。

其中一个带着耳钉的青年脸上露出冷笑,看着童亮道:“亮哥,我还以为有多棘手呢,把我们从南山县叫过来,原来就是个死瘸子和一个小杂种啊?”

喜欢重生之九州富豪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九州富豪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