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9、第59章

    骆今吾出了周岁以后,韦如夏的工作重心从安城扩展到了全国, 甚至在骆今吾三岁的时候, 她还出国拍摄过一次。

    三年的时间, 韦如夏的事业如日中天, 已经成为国内首屈一指的女导演。她由一开始的导演为主,到后面编导结合,风格也渐渐出来, 卖座的同时,口碑也很不错。国内的导演奖拿了几个, 上次出国拍摄的那一部也获得了国外电影节导演奖的提名。但韦如夏并没有满足, 她选择这一行,热爱这一行,既然做就要做到顶尖, 所以一直在拍戏。

    她的工作时间很集中,一开始一年两部作品, 拍摄周期长则四个月, 短则两个月。拍摄时她会每天都和骆今吾通视频,拍摄间隙骆瑭会带着骆今吾去找她, 另外她拍摄完一部后,会有三到四个月的修养期。这段时间, 她会和骆今吾时时刻刻在一起。尽管小孩子每天都在成长, 但骆今吾与韦如夏之间的感情没有断层。

    而到了后期,自己做编剧后,她每年只拍摄一部作品, 除去小半年的拍摄时间,其他时间全部在家里陪儿子和丈夫。

    韦如夏今年的拍摄从四月份开始,结束时已经是九月份了。拍完最后一幕,戏份杀青,韦如夏拿过小螃递过来的冰水,先喝了半瓶。

    这次拍摄的电影,野外的戏份比较多,黎城这样的北方城市,气候是干燥的热,炙烤着人格外难受。

    看韦如夏喝完水,小螃接了她剩下的半瓶,把手机递给她,笑着说道:“韦姐,骆总来电话了。”

    前些天开会讨论了这部戏的杀青时间,韦如夏告诉骆瑭是在今天结束,这边她刚一结束,骆瑭就打电话过来了。

    韦如夏今年三十岁了,从事导演行业四五年,她有着职业女性的那种理性和成熟,工作的时候一丝不苟,认真负责,尽善尽美到有些严肃。剧组的演员和工作人员,都很敬畏她。

    然而正是这么一个女人,在听到自己丈夫来电话时,原本微抿的唇一下上扬,眼中的成熟和理性瞬间被一抹甜丝丝的光亮取代。这个时候,她一点也不像三十岁的女人,反而像是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韦如夏和骆瑭的爱情故事,在两人结婚的时候,就被全网传过。十几年的陪伴,两人确实已经成为了亲人,但爱情依然如初,透着凉丝丝的甜。

    走到帐篷里,旁边风扇呼呼吹着,韦如夏将帽子摘下,露出了热红的脸颊,她将头发将后撩拨了一下,给骆瑭回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一接通,男人低沉的“喂”和小男孩软糯奶奶的“妈妈”一起撞进了耳朵,韦如夏笑容加深,心像是装了翅膀,恨不得马上见到他们父子俩。

    “拍完了,今晚杀青宴,明天回安城。后期制作是在安城,到时候要过去盯着,不过那时候就闲了。”韦如夏笑着和骆瑭说着自己的工作安排。

    两人闲聊的时候,话题都很随意,想到哪里说到哪里,时不时被骆今吾打断一下,韦如夏的声音不自觉会变软,和他逗两句。

    “这两天很热吧。”骆瑭看过黎城的天气预报,虽然到了九月,但温度仍然在三十多度上。韦如夏这几天的拍摄还是在野外,可见受了不少苦。

    “热倒是还好。”韦如夏声音变轻,她抬眼看看四周,工作人员正在收拾东西,没有人看到她。她眼角一弯,小声对骆瑭道:“就是太想你啦~”

    电话那端,男人沉沉的低笑声传来,比多大的风扇都好使。

    “我带今吾去接你。”骆瑭说。

    这是她每次工作结束后,骆瑭都会做的。想到今天晚上就能看到他,韦如夏高兴起来,点头道:“那你快来。”

    和骆瑭挂了电话,韦如夏身体后仰,倒在椅子上,树林的阴影打在脸上,韦如夏想着骆瑭和骆今吾,累啊热啊,全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骆瑭和骆今吾到的时候,韦如夏正在酒店的会议室开会,商量电影最后的事情。小螃过来告诉她,骆总到了,韦如夏简单地总结了一下后结束了会议。

    从会议室到房间的距离,韦如夏快步走着,等拿了房卡开了门,还未见里面的人,韦如夏就被拥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。

    男人清爽的味道让韦如夏浑身放松下来,她张开手臂回抱住骆瑭,头一仰,对上男人的墨黑色的眸子,两人一笑,吻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其实两人分开的时间不算太久,毕竟骆瑭每个周末都会飞来黎城。但尽管如此,一个周的分别时间,也足够让两人更加如胶似漆。

    一开始的亲只是简简单单的,后面则逐渐火热了起来,韦如夏轻喘着,别开男人的攻势,问了一句:“小家伙呢?”

    将韦如夏圈在怀里,骆瑭手臂微一用力,将她整个抱了起来。韦如夏的房间是套房,骆瑭抱着她去了卧室跟前。韦如夏会意,一手勾着骆瑭,一手打开了卧室的门。

    卧室里,骆今吾已经睡了。

    三岁的骆今吾越来越好看了,相比同龄人,他的个头明显要高一些,皮肤也白。闭着眼睛睡觉,睫毛浓密而长卷,像是睡着的小娃娃。

    骆瑭有很好的带娃经验,小家伙抱着一个恐龙玩具,睡得十分香甜。

    本来韦如夏只想先看骆今吾一眼,但真看到自己儿子后,她就迫不及待地从骆瑭身上下来了。

    想着小家伙在电话里叫她“妈妈”,韦如夏心里一软,低头亲了亲儿子的额头,满满地温情像是要溢出来。

    “才一个星期不见,感觉又不太一样了。”在她坐在床边的时候,骆瑭则站在她的身后。韦如夏转头看他,笑着说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低头看着韦如夏,骆瑭浅浅应了一声,说道:“嗯,你也不太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小孩子一周会有变化,但是大人已经定型了,很少会有不一样的地方。韦如夏听到骆瑭的话,她身体放松下来,睁大眼睛,佯装惊讶,仰头看着骆瑭,笑问:“哪儿不一样了?”

    卧室里拉着窗帘,傍晚的阳光穿透薄薄的纱帘,在室内洒了一层淡淡的红光,格外旖旎。骆瑭低头看着她,手指伸过来,抬起了她的下巴。

    他指腹温热,力度不大,韦如夏抬眸看着他,喉头微动。

    骆瑭俯身,在她眉毛吻了一下,声音低哑而轻,像是一把毛刷,轻扫过她的心尖儿,让她浑身一颤。

    “这儿……”

    骆瑭停了一下,随后又在她的眼皮上吻了一下,然后到了鼻尖,到了唇……他的每一下,都轻而撩人,等到他吻到她的唇时,韦如夏双臂勾住了他。

    骆瑭动作一顿,耳边传来女人小小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想你。”

    韦如夏话一说完,骆瑭呼吸一顿,将她抱了起来,出了卧室。

    两人结束的时候,天已经黑上来了。骆今吾睡得沉,这一觉一个多小时,醒来揉了揉眼睛,叫了一声妈妈。

    他刚叫完,韦如夏将胳膊伸过去,抱住了他。骆今吾感觉到韦如夏的温度,一下笑了起来,回抱住了她。

    刚刚和骆瑭的夫妻生活让韦如夏有些累,她抱着小家伙,软软香香的,闭着眼睛亲了骆今吾一下。

    “妈妈~嗯嗯~妈妈~”骆今吾像小猫咪一样,一个劲得往韦如夏的怀里钻,边叫着韦如夏的名字,边撒着娇。

    骆瑭性格高冷,韦如夏性格温和淡然,但生的儿子却是个粘人的小甜椒。韦如夏听着他叫着自己,心都化了,睁开眼睛,掀开他的衣服,在他肉肉的小肚子上吧唧吧唧亲了两口。

    骆今吾咯咯笑了起来,在他笑起来的时候,骆瑭将卧室的灯打开了。

    刚一开灯,在韦如夏怀里的骆今吾扭头看了爸爸一眼,一双大眼睛里满是疑惑,奶声奶气地说:“咦,爸爸你怎么换了衣服。”

    事情结束后,骆瑭和韦如夏一起洗了个澡,洗过澡后就换了衣服。听到儿子这么一问,骆瑭看了韦如夏一眼,韦如夏红着脸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听到韦如夏笑,骆今吾回过头,小鼻子嗅了嗅韦如夏身上,和韦如夏道:“妈妈,你身上有爸爸的味道,爸爸刚刚抱你啦?”

    小孩子说的“抱”就是字面意思,韦如夏笑起来,点头应了一声:“对,抱了好长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也要抱好长时间~”骆今吾笑眯眯地说道,他抱住韦如夏的脖子,想将自己身上的味道传递给妈妈。

    韦如夏这样抱着,冲着骆瑭扬了扬眉,低头亲了一下小家伙的头,笑着说道:“那爸爸呢?”

    “唔~爸爸~”经妈妈一提醒,骆今吾想起还有爸爸来,他没有松手,回头看着骆瑭,指挥道:“爸爸,你过来抱着我和妈妈呀~”

    骆瑭听了安排,一笑,他没有过去,双臂放在韦如夏的身下,一下将韦如夏和骆今吾抱进了自己怀里。

    韦如夏和骆今吾被骆瑭抱着腾空了一下,落在床上的时候,两个人哈哈大笑起来。骆瑭在床最外侧,韦如夏靠在他的身体上,骆今吾则被她抱在怀里,骆瑭的手臂伸长,将母子俩都圈在了怀里。

    骆今吾被韦如夏的手臂抱着,韦如夏的手上压着骆瑭的手,骆今吾看着父母亲的手叠加在一起,思忖了半晌后,软软地说道:“还缺一个~”

    发间被丈夫亲了一下,韦如夏低头吻了一下儿子,她笑起来,看着骆今吾的小手,问道:“什么缺了一个?”

    在她问完后,骆今吾的小手比量了一下他的胸膛到他们两人交叠的手指尖的距离,刚好撑起了一个小小的三角空间。小家伙比量完了以后,抬头对上妈妈的眼睛,双眸灿若星辰。

    “缺了一个妹妹呀~”骆今吾笑眯眯地说。

    望着他刚刚比量过的小空间,韦如夏心下微动,她笑了笑,抬头看着骆瑭。骆瑭微抿着唇,墨黑色的双眸盛着星光,对儿子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平时多睡会儿觉。”

    韦如夏一个没忍住,哈哈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糖糖:马上就要儿女双全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