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0、番外 10

    小孩子的意念是非常强大的,比如在骆十安不想上学的意念下, 骆今吾是个小男孩。比如在骆今吾想要个妹妹的意念下, 骆今念是个女孩。

    韦如夏正在写着电影稿, 就听到了骆今吾的叫声, 韦如夏思绪被打乱,无奈一笑,回头看了一眼后, 将键盘推进去,起身出了门。

    走到婴儿房门口, 韦如夏拧开门把, 打开门后,将头探了进去。

    母亲的脸一出现,含着奶嘴的骆今念“哇~”得叫了一声, 手上的小恐龙一扔,这次, 骆今吾躲开了。躲开的同时, 回头发现了韦如夏,骆今吾叫了一声:“妈妈~”

    五岁的骆今吾已经成为了一个小小少年, 气质出落得愈发贵气,长相也愈发精致了。和妹妹在一起, 兄妹两个像粉雕玉琢的小娃娃。

    “今念又欺负你了?”韦如夏进了门, 将拖鞋脱掉后,上了垫子上盘腿坐下了。骆今念见母亲过来,趴下来, 四肢飞快运作,一会儿爬到了韦如夏跟前。她肉肉的,小团子一个,圆滚滚的过来,韦如夏心都快化了,将她抱在了怀里。

    将骆今念抱在怀里的时候,韦如夏也把骆今吾抱在了怀里,兄妹俩一人一边,韦如夏坐在那里,听骆今吾说刚刚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没有欺负我,是我不小心,手打在了墙上。”骆今吾递给妹妹一件玩具,笑嘻嘻地说道。

    在骆今吾说完后,骆今念拿着小玩具“啊啊”叫了两声,然后挣扎着往骆今吾身边靠。骆今吾看到,从韦如夏身上下来,跪在了骆今念身边。

    骆今念咬着奶嘴,笑起来,两只胖乎乎的小胳膊,一下抱住了骆今吾。骆今吾怕她摔倒,回抱住她,亲了骆今念一下后,回头和韦如夏道:“看,念念可喜欢我了。”

    骆今吾的性格比较傻白甜,骆今念从出生到现在表现出来的性格比较强势霸道,这兄妹两个,八成是拿错了剧本。

    而骆今念虽然强势霸道,对哥哥的爱却是很深厚的。她还小,下手没个轻重,有时候会打到骆今吾。骆今吾有时候一个不注意,被打到了就下意识叫一声,每当这个时候,韦如夏就知道骆今吾又被骆今念欺负了。

    可就算被欺负,骆今吾也从不说妹妹什么,反而一直让着她。

    韦如夏手肘后撑着垫子,伸手摸了摸骆今吾的头,看着兄妹俩相亲相爱,韦如夏还是提醒了一句:“你也不能太惯着她,现在我们惯着她,她意识不到自己的错误。以后如果她像欺负你一样的欺负别人,别人不会让着她。”

    母亲的话,骆今吾似懂非懂,小孩子心性不算成熟,但心里干净。他挠挠头,抱着怀里的妹妹,小声地提醒道:“以后不能随便欺负别人知道吗?”

    骆今念哪儿听得懂,她在哥哥怀里咬着奶嘴,“啊啊”叫了两声。

    韦如夏一笑,补充道:“不能随便欺负别人,也不能随便被别人欺负。”

    “没人敢媳妇她。”骆今吾抱着妹妹,回头看着母亲神色平静地说,“谁欺负念念,我不会放过他。”

    小家伙说这番话的时候,让韦如夏想起了骆瑭高中的时候。他傻白甜的个性,很少会说出这样的话来,让韦如夏惊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果然,儿子还是随老公的。

    韦如夏笑起来,伸手揉了揉儿子女儿的头,从垫子上站起来,笑着说道:“走吧,去做午饭了,一会儿爸爸回来吃饭。”

    以前只有骆今吾的时候,韦如夏中午还能带着骆今吾去骆瑭公司吃饭,后来有了骆今念,一家三口过去有些太过招摇过市,所以换成骆瑭回家吃饭。

    韦如夏在家的时间,除了写剧本,还跟做饭的阿姨学会了做菜。儿童餐,婴儿辅食也是手到擒来,现在可以说是一个很合格的厨娘了。

    一听说要去厨房帮忙,骆今吾一下高兴了起来。韦如夏将骆今念抱起来,放进了婴儿车,然后骆今吾推着婴儿车跟在韦如夏的身后,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已经从大宅搬了回来,十一月份的太阳很暖,空气微凉。阳台落地窗大开,海风吹进来,一家三口排成一排,影子在阳光下拉长,一前一后地进了厨房。

    韦如夏和骆今吾正在给最后一个菜收尾,她抱着骆今吾,让他把她烧好的汤汁淋到青菜上。骆今吾小心翼翼地淋着,母子俩正在忙着的时候,韦如夏听到了开门的声音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骆今念“呀”了一声,小小的身体在婴儿车里躁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韦如夏稳如泰山地抱着骆今吾,看着他将最后的汤汁淋完,笑着和他道:“妹妹听到爸爸回来,激动坏了。”

    骆瑭从客厅走到厨房时,刚好看到韦如夏抱着骆今吾将最后的汤汁淋完。在他们身后十米远的位置,骆今念扭动着身体,看到他时,黑色的眼睛像被擦干净的玻璃葡萄一样,闪闪发亮。

    “爸爸回来了~”韦如夏抬眸,对上骆瑭的视线,笑着和骆今念说了一声。

    骆瑭走到骆今念身边,将她抱了起来,在骆今念的口水攻击中,走到韦如夏身边,接了她怀里的骆今吾。

    男人一手一个孩子抱着,韦如夏仰头看他,他微微俯身,吻在了她的唇上。

    中午的阳光将厨房照透,泛着金色的光芒,午餐清淡的香气弥漫,将整个家都铺上了一层幸福温馨的烟火气。

    两夫妻亲完,韦如夏看着骆瑭,笑道:“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骆今吾接到命令,从父亲身上下来,边下来边说道:“我我,我端着妹妹的~”

    他年纪小,端不了大的,但妹妹的辅食还是可以端一下的。韦如夏笑着将骆今念的辅食递给他,骆今吾小心地端着,骆今念在骆瑭的怀里,“啊呀”地叫着。

    “她也饿了。”韦如夏看着骆今念迫切地小眼神,笑着叮嘱骆今吾道:“你先端去餐厅。”

    骆今念虽然喜欢爸爸,但看着自己的食物眼睛发直,跟着骆今吾,身体一直往外撑。韦如夏接过她,将她放在婴儿车,先推着她去了餐厅。

    骆瑭洗了洗手,将午餐一起端去了餐厅。

    骆瑭和韦如夏的工作虽忙,但陪伴孩子总是亲力亲为的,一家四口一起吃饭,虽然平淡简单,却十分温馨。

    午饭吃过后,韦如夏陪着儿女玩儿了一会儿,消消食后,哄着两个孩子睡了觉。刚将两个孩子哄睡下,韦如夏心情雀跃,像小孩子一样,一跳一跳地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厨房里,水龙头开着,水流撞击着碗筷,发出清脆的声响。

    骆瑭已经将西装外套脱掉了,上半身只穿了一件浅灰色的棉质衬衫。衬衫领口开了两颗,袖口的扣子也解开了,松松垮垮地挽起。厨房的碗台相对他来说有些低,他微微低着头,侧脸轮廓在阳光下,精致完美。

    骆瑭今年三十多岁了,然而或许是从小就和他在一起的缘故,韦如夏总能从现在的他身上看到他十七八岁时的影子。

    有时候,人生就像一场梦,看着日晕下的骆瑭,韦如夏朦朦胧胧地,觉得自己的梦像是要醒。

    如果醒过来,她会是多少岁,她又希望自己是多少岁?

    将最后一只碗冲洗干净,骆瑭的腰被韦如夏抱住了。女人的手臂长度,他能感觉得出,将碗放好,水滴顺着修长的手指滴下,骆瑭笑着回头看她,道:“我手还是湿的。”

    脸贴在骆瑭的后背上,韦如夏能听到他的心跳,咚咚咚强而有力,而耳朵里,她的心跳似乎也在附和着他,两人的心跳声很快纠缠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如果现在是做梦的话,你希望自己醒过来的场景是什么样子的?”许是剧本写多了,韦如夏笑着问了骆瑭这么一个荒唐的问题。

    有了孩子以后,两人还会有固定的独处时光,虽然短暂,但却很美好。骆瑭任凭她抱着,听完她的问题,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呢?”

    韦如夏轻笑一声,她歪着脑袋,眼角弯弯地对上骆瑭的视线,笑着说道:“求生欲这么强吗?怕你回答错了我不理你啊?”

    听了她的话,骆瑭也是一笑。他长胳膊一伸,抽了一张纸,慢条斯理地将手上的水滴擦干净。擦干净后,他回过身,双手搭在韦如夏的腰上,低头看着她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看看我的答案是不是和你一样。”

    男人的眉眼比少年时成熟了不少,看着更为温柔强大,韦如夏心下一动,她牵着唇角,和骆瑭说:“我不希望我在做梦,我就希望我的生活是现在这个样子。有老公,有孩子,有工作,有梦想,生活安静而浪漫,精神充实而饱满。”

    这是韦如夏的心里话,他们现在的生活或许真的已经渐渐平淡了下来,但她与骆瑭初心未改,他们仍然会为对方心动,仍然保有爱情最本真的模样。生活是越来越好的,他们现在就是最好的模样。

    听了她的回答,骆瑭喉间轻笑了一声,他微低下头,在韦如夏的唇角吻了一下。

    两人吻在一起,细密而绵长,温柔而浪漫。

    在他离开的时候,韦如夏抓住骆瑭的手,眼睛微眨,笑着问:“你也是吗?”

    午后的阳光透过玻璃窗,将厨房切割成不同明暗的光块。在最亮的那个光块里,男人轻笑着,他抬起手,像两人第一次见面时那样,揉了揉她的发,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嗯,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完结啦~撒花撒花~

    最后了,球个作者收藏,app用户点一下“作者专栏”,进入专栏后,点一下“收藏此作者”

    wap和网页用户,点一下“西方经济学”,进入专栏后,点一下“收藏此作者”

    下篇文开《无可救药》,男主真.禁欲系,修道讲究的是什么,讲究是的修身(肾)养性(xing)

    求求大家包养我的接档文《无药可救》~app的小天使们,直接戳“作者专栏”,下面第二篇就是。

    本文的系列文,也是接档文《无药可救》球收藏,

    app小天使直接戳进右上角的“作者专栏”,进去后第二篇就是~

    《无药可救》

    柳谦修行医这么多年,从没有见过这么大的伤口。

    慕青竹看着脚上的伤,问:医生,我伤得厉不厉害?

    柳谦修淡淡地扫了她一眼,说:厉害,再晚来一步,伤口就愈合了。

    神经大条女明星x清冷斯文男医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