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5章 番外 :路过蜻蜓(5)

    从30岁回到了20岁,又从20岁回到了30岁。

    好像白忙活了一场,看似什么都没有改变,却有很多东西,在冥冥之中改变了。

    为了把那傻丫头哄到手,过程之艰辛不加描述,因为有个好结局,那中间的经历,也变得美好了起来。

    江续结婚的那天,出人意料的,来了很多人。

    原本有些朋友、同学许久都不联系了,请柬发出去也没指望他们会来现场,却不想,几乎所有收到请柬的人都来了,大家还拖家带口,到了现场,江续酒店的经理还在临时加桌,竟然有种比c大校庆还热闹的感觉。

    仪式之前,江续本来想去梳妆室看看林西,却不想被林明宇给拦住了。

    十多年的朋友,如今又多了这么一层关系,原本该是关系更亲近了一次,他却似乎看自己鼻子不是鼻子,眼睛不是眼睛的样子。

    两人站在走廊的尽头,林明宇递了一支烟给江续。

    江续本能挥了挥手:“不抽。”

    林明宇凶恶瞪他一眼:“哥给的,不抽也拿着,这是爷们之间说话的方式!”

    这画面,江续觉得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江续突然想到回到20岁时,也曾发生过类似的情景。

    当时他和林西确定关系没多久,没有和林明宇坦白,三人同住一个屋檐下,江续和林西谈个恋爱,跟地下党似的。

    有一天半夜,江续睡得好好的,突然被人掀了被子,一脚蹬醒。

    那一刻他原本是想发脾气的,但是睁眼看见是林明宇,又将脾气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林明宇看着他的表情有些复杂,有欣慰也有焦灼,有放心也有担忧……

    他趿拉着拖鞋,在江续的房间里转来转去,把江续转得有些头晕。

    江续起身拿了件外套披在身上,然后坐在一旁的椅子上,敛眉问他:“大半夜的,有事?”

    林明宇抿了抿唇没说话,随后从口袋里拿了一包烟,抽了一支递给江续。

    江续看了一眼那支烟,皱眉,对此敬谢不敏:“不抽。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,你就拿着,爷们之间的对话,都是这样开始的!”

    林明宇都这么说了,江续只得收下。

    “爷们之间的对话,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林明宇嗯了一声,然后问他:“你和林西谈恋爱了?”

    江续猜到大约是付小方说的,思忖了两秒,回答他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。”林明宇第一反应是脏话。

    本以为林明宇会继续说一大堆乱七八糟的,却不想他却出离的冷静。

    “我爸和林西的爸爸是亲兄弟,林西就是我的亲妹妹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她从小到大,在我们家就是小公主,虽然这样型的公主很少见,但她在我们家就是这样的reads;。”

    江续见他说得这样认真,不由笑着点头:“嗯。”

    林明宇深吸了一口气,最后很郑重地说:“这世界上脏的人和事,就不要让她看到了。前面的几十年,我们保护她。”林明宇顿了顿声:“今后的几十年,请好好爱护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那一刻,江续一句玩笑的话都说不出。

    认识林明宇十几年,那是他听过他说过的,最认真的话。

    从20岁跨越到30岁。

    江续看了林明宇一眼,笑笑将那根烟捻在手指之间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主动对林明宇说:“这世界上脏的人和事,我一定不会让她看到。前面的几十年,感谢你们保护她。今后的几十年,我将她奉若珍宝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比校庆还热闹的婚礼,同学们都出离的激动。

    现场热闹得和一场晚会似的。婚礼开始的时候,几乎所有的人都站起来喝彩。

    林西这个新娘子也是另类,说不喜欢婚礼现场哭哭啼啼的,明明是大喜的日子,搞得太煽情,最后妆都哭花了,不好看。

    于是她请了一个摇滚乐队来表演,关了现场所有的大灯,只有舞台上斑斓闪烁。

    摇滚乐队唱得歌也另类,信乐团的《死了都要爱》。*的音浪把所有人的情绪都调动了起来,那些不再年轻的人们,都受到现场的感染,纷纷跟着乐队开始唱。

    比杀猪还可怕,偏偏就是最真实的热血青春。

    这是林西最后才决定的风格,要是提前让林妈知道,估计就被打死不埋了。

    林西放弃了婚纱,只是穿着衬衫和牛仔裤。唯头上别着的头纱,才让人恍然,这女孩居然是新娘。她手上抱着一捧满天星,风格实在另类。

    江续也穿着和林西一样的衬衫和牛仔裤,两人的出场,随意得让人觉得似乎走错了片场。

    没有主持人,江续和林西一人拿了一支话筒上台,好像演唱会的嘉宾一样。

    在场所有的人事后都表示,这是他们人生里见过最特别的婚礼。

    乐队激情地演唱完了歌曲,宴厅里终于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舞台上只有一盏圆灯打在正中,林西和江续站在那中间。

    江续紧紧牵着林西的手,一刻都没有松开。

    橙黄色的灯光,将林西的头纱也着染成了那样的颜色,看上去怀旧又温暖。

    她脸上没有很浓重的妆,也没有贴假睫毛那些东西,就是很自然很清纯的样子。

    时光好像回到20岁的时候。

    她举起话筒放在嘴边,明明说好了不煽情,她却自己先酸了鼻子。

    沉默了两秒,她对江续说:“要不你先说吧。”

    江续看了一眼面前的她,又看了看台下的所有亲戚朋友。

    “从小到大,别人对我的评价都是正面的reads;。只有她,提起我都是负面的。神奇的是,最后我们结为夫妻。”他抿了抿唇,很认真地说道:“感谢所有亲友的见证,我真心实意地觉得,这一刻,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林西被他当众说蠢话给“雷”到,明明是很傻的话,她却湿了眼眶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先说点场面话,说这么快,感觉五分钟就能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江续笑:“各位亲友,不好意思,第一次结婚,有招待不周的,大家就包涵包涵吧,没有下一次了啊。”

    台下的亲友都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雷动的掌声中,江续和林西温柔地对视。

    婚礼的气氛,确实让人想要哭。

    时光荏苒,他们没有能力一直留住最好的青春,只能将那些美好的回忆,永远放在心里。

    江续的眼睛始终跟着台上的林西,一颦一笑,都是他心里最美的样子。

    乐队适时地演奏起了熟悉的前奏。

    深情的音乐配合着肉麻的歌词,却无比适合此刻的气氛。

    那个主场用沙哑而独特的声音演唱着:

    如果没有遇见你我将会是在那里

    日子过得怎麽样人生是否要珍惜

    也许认识某一人过着平凡的日子

    不知道会不会也有爱情甜如蜜

    任时光勿匆流去我只在乎你

    心甘情愿感染你的气息

    人生几何能够得到知己

    失去生命的力量也不可惜

    所以我求求你别让我离开你

    除了你我不能感到一丝丝情意

    如果有那麽一天你说即将要离去

    我会迷失我自己走入无边人海里

    任时光勿匆流去我只在乎你

    心甘情愿感染你的气息

    人生几何能够得到知己

    失去生命的力量也不可惜

    所以我求求你别让我离开你

    除了你我不能感到一丝丝情意

    所以我求求你别让我离开你

    除了你我不能感到一丝丝情意

    江续顾不得别人如何看他,也顾不得今后别人提起这一天,会如何群嘲他,他只是本能地将面前的林西抱了起来,抱得那样用力。

    “这一生,感谢你来到我身边,我觉得很幸福。”他在林西耳边说:“林西,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