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八章 在外陆游二十二

    晓木看着李光明,躲开他的视线,牵着孩子准备走。李光明突然站起身,抢先往楼下跑去。

    当当说:“他没说‘谢谢’。”

    叮叮说:“没礼貌。”

    当当看了一眼差点被撞倒的晓木,说:“还应该说‘对不起’。”

    晓木无奈:“就你们懂礼貌,该走啦~”

    墨凡开着车,勐踩油门,闯了好几个红灯,回到李家大宅。停下车,他跌跌撞撞地钻出车门,来不及关上,就冲进了别墅。

    李老爷正在吃早饭,看到他旋风一样卷上楼,疑惑地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对面的李夫人摇头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李老爷想了一下,应该是公司有急事,回来找资料吧。李老爷点头,心安理得地吃早饭。吃完,发现李光明还没下来,刚想叫人去看,就见李光明像鬼一样飘下来。

    李老爷吓住,问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李光明没回答,转身往后面的房间走。李老爷正在疑惑,就见他提着几瓶高档红酒出来了后面是酒窖啊!

    李老爷一看,坏事了,这孩子什么时候开始酗酒了?见李光明脚步虚浮地往楼上走,他给少情打电话:“你快回来,你哥哥今天不对劲!”

    少情在床上做瑜伽,开心地笑道:“当然不对劲~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没心没肺地!”李老爷急了,“他喝酒了!五瓶!往楼上去了!”

    少情一愣,翻身坐起来:“他在家?怎么可能?还喝酒?!”晓木不在的时候,他再难受再孤独,也不会乱搞自己身体啊。

    少情想不明白,飞快地往家里跑。回到家,李老爷正在客厅绕圈圈,看起来急得不行。

    “爷爷!”少情大叫,“哥哥呢?”

    李老爷往酒窖的方向一指:“跑酒窖去了!他怎么了啊?是不是晓木有消息了?”

    少情一愣,挥了挥手:“放心,没事。”说完跑到酒窖里,闻到一股沉醉的酒香。

    少情打开灯,看着精致的酒窖,找了一圈,才在最里面的酒架下看到李光明。她还以为他喝光了半个酒架呢,结果他抱着一瓶酒,只喝了几口,人靠着酒架没动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呀?”少情蹲下身,把酒拿开,“你疯了?这不是准备结婚用的?”

    李光明不说话,去拿她手上的酒。少情不给,他一伸手就在酒架上拿了一瓶,然后拿起起子使劲开。

    少情又抢走,恼火地问:“你说话啊?你又抽什么风?!”

    李光明怒道:“我抽什么风?她结婚了!她有两个孩子!你早就知道是不是?”

    少情愣了片刻,问:“她说的?”

    “对!”李光明颓废地靠在墙上,痛苦地说,“她说的……她说她结婚了……她为什么要这样?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问吗?”少情服了他了,“她是结婚了,可是那个男人已经死了呀!”

    李光明一呆,抬头问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少情无奈,看样子等他们两个人自己说清楚是不可能了,还是让她来吧!她刚要说,李光明突然爬起来,又冲出了酒窖。

    少情傻眼,这是搞什么啊?

    李光明开着车离开别墅,半路上被交警拦下。

    交警无奈地说:“闯红灯、酒驾、超速……李先生,你这样让我们很为难。”

    李光明说:“罚多少?你们联系我的秘书吧。我有急事,能不能用车送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交警看了一眼自己的警车,无语地把驾照还给他:“李先生,下次不要这样了。”你有财有势,我们真的很为难啊!还好这次没车祸,就算了吧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李光明收好驾照,钻进车里,这次倒是慢了。慢慢地开,一边开,一边想。

    开到晓木小区外,正好看见晓木牵着孩子提着菜,慢悠悠地往里面走。

    他停下车,跟上去。走到晓木家门口,伸手按门铃。按了好几分钟,都没人开门。他火得勐拍了一下门:“邱晓木!我知道你在!”

    很快,门被打开,晓木为难地看着他:“你要干嘛呀?”

    李光明挤进去,怒吼道:“你说我要干嘛?!”

    晓木被吓了一跳,忽然听到叮叮的哭声。一回头,见叮叮抱着小狗,站在卧室门外大哭。

    晓木知道她被吓到了,急忙甩开李光明走过去:“叮叮,不要哭,不要哭,没事哦……”

    “哇”叮叮还是大哭,盯着李光明使劲跺脚,想要他走。。

    “不怕不怕,叔叔不是坏人。”晓木急忙把她抱进房间。当当也从客厅一角逃了进去,飞快地爬上床,躲进被子里。

    晓木看他这样,郁闷死了。李光明撒什么酒疯啊对!他就是撒酒疯,也得他满身酒气!

    晓木来不及劝当当,使劲安慰叮叮。叮叮哭得声嘶力竭,小身子因为害怕而颤抖,晓木心都要碎了。

    “乖乖,没事的,叔叔不是坏人,叔叔只是声音大……”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叮叮抱住她,“妈、妈妈……找文、文叔叔……肖阿姨……打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妈妈马上给文叔叔、肖阿姨打电话,把坏蛋打走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他凶……”叮叮抽噎道,抓紧她手臂,扭头看着门,“躲……躲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乖了乖了……他已经走了。”

    当当从被子里爬出来,拉住叮叮,伸手给她擦眼泪:“妹妹,不哭了哦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……”叮叮放开晓木,靠住他,“好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怕不怕,哥哥在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哭,不哭。”

    客厅里的李光明听见叮叮的哭声,酒醒了他喝了五六瓶,当然有些醉,不然哪有本事在这里大吼大叫?不知从哪一天起,他就舍不得对晓木吼了,今天居然……

    他被自己吓醒了。

    听到叮叮的哭声,他觉得自己完蛋了。把女儿吓成这样,未来在哪里?想到女儿以后不会亲近自己,他就蔫了,刚刚还怒气昂扬,瞬间就崩溃了小绵羊,乖乖缩到板凳上坐着。

    叮叮哭累了,开始打瞌睡。晓木让她躺在床上,对当当说:“看着妹妹,妈妈去做饭。”

    走出房间,她关上门,看着坐在墙边的李光明。

    李光明一副悔过的模样,抬头可怜兮兮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走过去,他急切地站起来,手足无措地道:“孩子、孩子……是双胞胎?”

    晓木不想和他讨论任何关于孩子的话题。她不想成为第二个沐灵儿,更不想去陷害另一个邱晓木。

    “晓木。”李光明唤她,声音饱含痛楚与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晓木心里一疼,回答:“是双胞胎。”

    李光明咧嘴一笑,心情激动不已。他结结巴巴地问:“几、几月生的?”他在心里算了算,她好像是十月走的,俗话说怀胎十月,“八、八月吗?还是七月?应该是七月吧。”

    晓木伸手按住他胸口,把他往外面推了一把:“你先告诉我,你和李光明老婆怎么回事?我再考虑,要不要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李光明一愣:“李光明老婆?”心想这是谁啊

    忽然,他的电话响起。

    晓木按着他胸口的手一烫,急忙缩了回去。她在干什么?他是有家室的人!是李光明老婆吧?是李光明老婆打来的!电视里总是这么巧……

    李光明看了一眼电话,挂断。刚要说话,电话又响起,他无奈地接起来:“干什么?”片刻后怒吼道,“开会你不会开吗?!”

    “哇”房间里,叮叮大哭。

    李光明呆呆地扭头,看着房门和晓木。

    晓木深吸一口气,飞快地把他赶出屋子:“你走!你把酒醒了再来!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李光明愧疚地低下头,放下电话。

    晓木郁闷地关上门,进去安慰叮叮。

    李光明站了一会儿,扭头往楼下走,一边走一边打电话:“好了,现在可以开会了,我半个小时后到公司。”

    墨二说:“马上就是午餐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不午餐之后给我打电话?!”李光明怒。刚刚吼完,勐地扭头看了一眼已经下了几层楼了,应该听不见了吧?看样子他真得醒酒了!

    李光明头痛欲裂,跑公司的休息室睡了两个小时,午饭都没吃就爬起来开会。开到头晕脑胀,一个劲儿发呆。

    墨二无奈,只好代替他发言,到关键的时候再请示他。下面的股东坐不住了,纷纷表示不满。李光明怒,技能全开,一秒钟变冷酷版李光明,吓得众人一愣一愣的,怀疑他刚刚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开完会,李光明很不爽地离开会议室。

    墨二觉得牙疼。不像是欲求不满啊,难道和小嫂子闹崩了?

    他拿起资料走进办公室,汇报了几样工作,李光明突然抬起头:“你帮我查一下邹x是谁,应该是晓木认识的人……不对,应该是个女人,可能是哪个明星!”听晓木的话,应该是和他有暧昧关系。但是我可是对得起天地良心,他这几年比和尚还和尚啊!晓木是怎么误会的?

    墨二脸色怪异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疑惑地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墨二憋了半天,说:“那人不是魏亚的老婆嘛。”

    魏亚……。。,这小子,是李光明老爸和小三生的儿子……要命的还打死不结婚的货,自从被偷走身份证被强迫的结了婚后

    哎……搞半天是这里出了错,难不成当年的新闻被晓木看到了?不会因为这样,晓木才怀着孩子嫁给徐重吧?墨二心里一惊,如果真是那样,魏亚就惨了,他忍不住为魏亚掬了一把同情的泪。

    少情赶到晓木那里,趁两个孩子睡午觉,说:“我受不了你们了!都见面了,还有什么好闹的?你一个人带着孩子很好玩啊?”

    有些心事,晓木不想向任何人吐露,但听少情好像在怪自己,她觉得很委屈,忍不住说:“可是他有李光明老婆了!”

    “李光明老婆?”少情一愣,半天才想起来,“我去!你真的看到新闻了?”

    晓木哼了一声,背过身不想面对她。

    “完了,这下哥哥找谁算账?肯定又是魏亚倒霉!”少情急忙说,“那人是我哥老婆和哥哥没有关系啊,那是二哥的老婆!”

    晓木一愣,扭头看着她:“怎么可能?你少骗我了!”

    少情坐正,苦口婆心地解释:“那天冬天,爷爷身子不太好,他忧心自己时日不多,总想了一了娶孙媳妇的心愿。你走了,哥哥是不可能了,,恰好我二哥从国外回来了,于是就被抓住…。

    “啊?”晓木想起来了,以前好像听光明说过他有个很帅的弟弟…。。,不过那人很傲娇,就没想过回来。

    “你听我说。。,”少情说,“自从二哥被骗走了身份证,现在已经要在国内定居了!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……”晓木忽然想哭,她这几年是为了什么啊!“那电视上怎么会说”

    “那是媒体没搞清楚状况。”少情也很无奈,“魏亚没什么名气,哥哥就不一样了。归国设计师和大集团接班人,多好的话题性啊?魏亚老婆的经纪人还在背后推了一把,想炒作她的名气!哥哥都气死了,想要揍魏亚老婆,结果魏亚老婆可不是看着这么简单,那女人又伶牙俐齿的,作风也彪悍,不等别人找她算账,她先把罪魁祸首的经纪人解决了,哥哥想收拾她都不行了!但哥哥怕你看到新闻再也不回来,硬要告那些媒体哎,不对啊!后来和媒体打官司,风风火火地闹了几个月,你没看见?”

    晓木委屈地哭起来:“看到他有未婚妻,我就气死了,孩子都差点流产……我还去看啊……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晓木觉得太冤枉了,她与李光明错过这么多年,居然就因为一个假新闻!

    “好了,不要哭了。”少情给她递纸巾,“你还有什么疑问,一并问了吧。我估计哥哥看到你,脑袋是煳的,也想不起别的事。”

    晓木擦了擦眼泪:“结婚的时候呢……我去看了视频!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误会?!”少情惊叫。

    晓木愣了一下,趴在沙发上痛哭起来:“我只看了一眼……我应该多看几眼的……”多看几眼,一定能看到真相。

    少情想了一下,果断翻出ipad,寻找当年的视频。一开头,就说了是魏亚和她那小家碧玉的老婆。可惜,晓木并不是从开头开始看的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()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手机用户请到m.阅读。)